高登·布鲁斯:设计要避免效仿,也要牢记共性!

2016-08-10

Gordon Bruce[美国]

CGD_juror_Gordon_Bruce.jpg

作为Gordon Bruce Design LLC的首席合伙人,Gordon Bruce在欧洲、亚洲及美国等地的多家跨国公司担任设计咨询顾问长达40年。他所接触的设计类别非常广泛,有产品设计、室内设计、汽车设计等,具体包括了航天飞机、计算机、医疗设备、家具等。1991年到1994年间,Gordon Bruce担任艺术中心设计学院(ACCD)京都项目的咨询副主席;1995年起至1999年,担任韩国三星创新设计实验室(IDS)的产品设计主席。2003年,在建立保时捷设计北美工作室的项目过程中,他承担了至关重要的角色。此外,他还连续多年担任北京联想创新设计中心(IDC)的设计总顾问。目前他与瑞士布勒集团及中国华为技术有限公司等均有合作。Gordon Bruce还是美国、中国等多所大学的客座教授,他既是作者,也是设计宣传者,并获得了艺术中心设计学院(ACCD)颁发的“终身成就奖”。

Q:您今年再次担任中国好设计奖评审,请问您对2016中国好设计的报名作品有什么期待吗?哪些领域更可能会出现一些新亮点呢?

A:除了厦门,我一直在和中国、和设计打交道,到现在已经超过16年了。我看到了中国在不同的产品领域都不断地在进步。同时,我也注意到了许多难以预测的问题,它们和设计流程本身无关,但它们成了一块绊脚石,并影响了将理念变为现实的效果。与其让我谈期待,倒不如谈谈我所希望看到的作品。我希望看到不仅富有原创性和创意的产品,但同时更希望看到优质的设计作品。我不仅希望看到设计态度方面的改进,也希望看到设计能力的提升,这将让好设计开花结果。其实,把好的理念和优质的设计相结合,让它开花结果,这就是我的心愿。

 

Q:设计师跨界设计的现象很普遍(建筑设计师们常常也做产品设计),您认为成功的跨领域设计是否在某些方面存在共性?

A:沃尔特·格罗佩斯,包豪斯学派的大师,提出了一种被称为“总体设计理论”的设计态度。我曾和美国著名建筑师艾略特·诺伊斯合作多年。他在哈佛求学时,沃尔特·格罗佩斯是他的老师。事实上,沃尔特·格罗佩斯影响并指导诺伊斯创造出了IBM早期最受敬重和认可的设计项目之一。此外,诺伊斯也为许多其他知名公司打造了很多设计项目,在美国奠定了设计标准,并最终成为设计模型,影响了国际设计界。他的设计项目将公司所有重要的接触点整合在一起,从而能真实体现公司的特色。在进行工业设计、建筑设计、空间规划、室内设计、平面设计、包装设计、展会设计,甚至是艺术品采购时,他也都遵循同样的设计理念和设计表现。

 

我曾亲眼看到有人将这一理念付诸实践。当设计部的领导既有开阔的思维、丰富的经历,又有责任感和敬业的态度时,设计就会做的很好。它不只是跨界这么简单,它既是从一个设计领域跨到另一个设计领域,也需要你将自己的设计理念放在更大的背景下去思考。要想做到这一点,你必须学着掌握一种思维方式,设计本身就是一种直觉,这是你理念的核心。这也需要你下定决心,带着责任感、敬业的态度和对人与环境的尊重去做设计。它和技能无关,而是一种“生活态度”,是用严肃的方式审视对生活的设计。

 

经过传统训练的建筑师,以及不随波逐流的人似乎把握了这种思维的精髓。为现代社会寻找现代的理念需要决心和克制,也需要摆脱为了形式而刻意追求过去形式的做法。

 

我曾看到汽车设计师尝试设计产品,但他们并不成功,因为汽车的情感对于汽车本身而言是特殊的,想要传递这种情感并非易事。对于建筑师和经过正式训练的工业设计师而言,他们更愿意首先将着眼点放在为人解决问题上,这是核心,对于解决问题的流程而言也是最为重要的。

 

Q:您在全球有多年的设计顾问经验,在为中国企业服务的时候,您认为应该从哪些方面来重点考虑中国消费者的需求?

A:如果中国企业就只想着眼于本国市场,那它们需要用国内的方式去思考。也就是说,要理解什么能够吸引中国人?在这种情况下,中国设计师的设计需要着眼于国人的需求,要考虑它在国内的接受度。然而,有些特点未必能够得到国际市场的一致认可。中国历史悠久,然而不幸的是,设计师在做设计时,很难脱离传统理念中“形式”的执念。在中国,我看到很多设计师在设计作品时,依旧痴迷于一个脑海中已经存在的、体现中国特色的形式,却忽视了在设计之前分析一下问题。如果中国设计师希望在国内推进设计事业,他们必须转换思维。他们必须思考:决定形式的关键要素是什么?要做到这点,首先得理解真正的问题是什么,然后再找到决定设计性能的要素。

 

而另一方面,如果中国企业想要走国际化道路,那么他们需要用国际化的方式做产品设计。同时,他们也需要理解、发现哪些中国特质对解决问题而言至关重要,并且又能够得到一致的认可。我的意思不是说你在设计笔记本电脑时,要放一个龙的图案,或者放一张熊猫的图片在上面,也不是说要让你用竹子去创作一件产品。我想再次强调一下,在中国,中国的设计师们需要停止对形式的执着,花些时间去思考和品质、价值相关的问题,比如直觉、效率、耐用性等,是这些要素塑造了形式。他们也需要打破从历史形式中寻求灵感的惯例。相反,他们需要问问自己,有哪些中国的内在价值理念是贯穿整个中国历史,它们又是如何影响你的想法的。

 

同时,中国设计师要避免对其他文化的效仿,比如模仿意大利、德国或是斯堪的纳维亚的风格去设计。因为当你试图按照其他文化的方式去做设计时,你的设计永远无法超越那个文化所在国家的设计师的作品。就好比西方人尝试做中国菜,菜肴的口味永远没法和中国人做出来的相匹敌。又比如一个中国人尝试模仿法国大厨,他们也永远无法做到像法国大厨那样出色。做自己,不要试图假装成为别人。

 

要时刻牢记我们既有共性,但也有一些细微的差异。我们会受到所处的“自然”环境的影响---就像食物也会受到特定环境的影响一样——海边、山区、或者沙漠地区食物的口味都会有所不同。

 

我常常说,你所看到的未必是最重要的,有时候,恰恰是你没看到的东西塑造了你所看到的。有哪些中国的价值观、品质、态度能得到全球的一致认可?更重要的是,中国现代的价值观是什么?因为身处于现代社会,我们需要拥有现代的理念。